欢迎您访问宁志阁风水网! 今天是: 2016年04月23日星期六农历丙申年(猴)三月十七 手机访问
标志
首页 阳宅风水 墓地风水 择日风水 风水故事 风水法器 宝宝取名 今日运势 吉祥物品
风水故事之-五虎擒羊
2016-4-23 21:27:50   宁志阁风水网     

有一员外姓杨,一生乐善好施,方圆几十里都很有名气,人称杨好善;年纪快六十岁了,但精神矍铄,满面红光,见人总是喜喜哈哈的,几乎和谁都说得来。


杨好善祖上是外乡人,因老家遭灾荒,父辈时逃荒落脚到此;那时杨好善还很小,是父亲用扁担把他挑来的。好善母亲七十岁去世,随便择一地下了葬,当地人叫寄埋,不算正式确定的坟地。父亲现已八十多岁,忽有小疾,请了几个郎中诊治,都不见效,不几日便故去,并无多大痛苦,人们说老人家积下德了。殡父要择吉地,将父母合葬一起,作为祖坟,这是农村非常讲究的事情,都要请风水先生好好看一看。按当地说法,祖坟选得好不好,将直接影响后辈人的前程祸福,关系到家族兴衰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所以造坟地被称谓重中之重,须慎之又慎。杨好善也不例外,请了这一带最有名气的风水先生来。


风水先生嘴吃八方,一言九鼎,怠慢不得,杨好善七碟八碗,招待热情周到自不必说。酒足饭饱之后,杨就“风水”之说请教于先生,先生说:“阴宅地理,要得水藏风,亦称风水。水有吉凶之别,而风则为害。你明天带我到村子周围看看山势,察察水情,测风向,定吉**。”杨好善连连应允,侍奉先生安歇。


第二天一早,待先生起床洗漱完毕,一壶酒四个菜便端上来。先生见杨好善待人友善诚心,心想:此人果真善心,我一定为他寻一个好坟地。


太阳还未露头,先生背着搭肩,杨好善肩扛一把镢头,手提一把斧头,俩人相跟着出村了。先生说:此时正是观脉气定**位的最好时间。


俩人来到村东面的山梁上,先生将村北、西、南的山势、走向、地形细细观望一番,对好善说:“北山气势磅礴,脉气旺盛,将止村寨,山势渐稳,气势已缓,脉气能聚;山下两水相交,龙脉即止,好地方。故你村大多数人家生活富裕,人丁兴旺;咱就在那里寻觅吉地。”二人直往北山走去。


却说这杨好善听了先生之言,心里暗想:北山之好使村里人都沾光,我建祖坟万不可为得脉气而损害了村邻乡舍。此念一出,可把风水先生害苦了。先生左观右看,好不容易寻一**指给杨好善,好善便要问:“对村子有无妨碍?对别人家好不好?”先生说:“给你家寻坟地,怎么管起了村子和别人。”杨好善说:“对自己好也要对别人好、对大家好。要是只对我好而对大家不好,我心里不是滋味,断不能用。”就这样折腾了一上午,也没寻下合适的地方。


中午吃饭,照样给先生上酒上菜。


下午又和上午一样,又忙又累了半天,仍毫无结果。


第二天又是一上午,还是没有结果。先生实在是心烦透了,来到一块大荒地便坐下不走了,对杨好善说:“你还是另请高明吧,我要走了。”杨好善好言相求,决意要先生留下。先生说:“你这个人要求高,我不能使你满意,你硬留我何用?”好善说:“不是我要求高,咱百姓人家,能求个平安顺和就满足了;只是怕损害了别人,咱良心上过不去。”先生说:“跑了这么多的路,北山的吉地几乎全看过了,我再也找不下了。”好善再三恳求,先生执意要走;一个要走,一个苦留,好善软磨硬留了有半个时辰,先生还是不肯留下来。好善说:“先生一定要走,我怎能留住?耽误先生两天时间,请先生说个数。”那意思是问先生要多少酬金。先生说:“未定下吉地,给个盘缠就行。”好善说:“要这样说,先生你看咱坐的这地方咋样?我看这里和咱这两天看的地方都差不多少。”先生大致看了一下,说:“ 可以吧。你再请别人看一下。”好善说:“先生说行就行,何必再请人?只是这地方对他人有无妨碍?”先生心想:这个地方最能糊弄人,咋一看是个可择的地方,仔细观测却是:坟前一面坡有水不藏,坟周草木枯脉气不旺,荒地里分布五块棱角分明、不成型状的大石头,象是五只老虎在寻食;乃“五虎擒羊地”,属大凶之地,对占有者不利,碍别人啥事?只是杨好善这人太善良了。唉,或许是他命该如此,给他找了那么多好坟地,他都挑剔,觉得不顺意,却偏偏看上这里。便说:“ 对别人无碍,只是你用时再请个人看一看。”回家后,好善招待先生好吃好喝后,红盘端上酬金请先生笑纳。先生心想,坟地未定好,还是少拿点钱吧,便只收了三分之一。好善哪里肯依,死拽硬塞,把端来的酬金硬给了先生。先生走出门还叮嘱好善:你要再请个高手仔细看一看,万勿马虎滥用;我确实家里有事,不能再逗留了。好善说:“先生看的,我自放心。”

却说那位风水先生后来得知杨好善再无请其他先生,便把父母葬到了“五虎擒羊地”,心里懊悔不已,却又不能去说。三年后的秋天,他再也忍受不了良心上的愧疚,便特意去拜访杨好善。一路上他都在想:好善姓杨,那里又是“五虎擒羊”地,他的家庭必定衰落,再拖下去,还要危及家人的安全。我一定劝他迁坟,给他寻个好坟地。当他走到好善的家门口时,大吃一惊,一切都变了:高门楼,高院墙,青砖大厦琉璃瓦,好个气派,显然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。风水先生不由自主地“唉 ”了一声,自思道:坏事了,杨好善肯定是穷得把房子卖掉远走他乡了,我好后悔呀!正在这时,大门“吱”的一声开了,一少年和一穿戴阔绰的老者走出门来。风水先生不看则已,一看又吃了一惊,那老者不就是杨好善吗?显然是发达了。便拱手呼道:“杨员外发福了,恭喜、恭喜。”杨好善定眼一看,认出是三年前的风水先生,连说:“恩人来啦。”上前拉住先生的手说:“一别三四年,几次寻先生不见,今日喜逢,实乃缘分,快请家里一叙。”


俩人手牵手进了大门,风水先生看那院套院。门套门的深宅大院,嘴里赞叹不已,心里却直犯嘀咕。待酒宴摆上,杨好善满满斟上一杯,双手敬呈给先生说:“感谢先生大恩大德,自父母殡葬于先生择的吉地后,一年中无甚变化,还有些小坎坷;二年后发迹迅猛,先是经商贩盐,后又开当铺,皆顺利大发。几次寻觅先生相谢,无奈总是不见,先生哪里去了?”先生道:“去春以来随朋友到江南一游,不图赚钱,图游览好山好水心情舒畅。今日偶过贵地,见员外大发,甚是欣慰,祝员外芝麻开花节节高。”俩人随一饮而尽,欢颜尽兴到深夜,便同室而眠。


第二天一早,应先生要求,员外领先生来到父母坟上。一进坟地,先生便发现经过风雨山洪冲淤,坟地前的小沟壑已经漫平,后山树木葱笼,东西两边也草木茂盛,却是发达的好坟地;再看原来坟前的那五块大石头都不见了。先生心里暗思:这地方和先前大不一样了。便问好善那五块大石头哪里去了?杨好善说:“我寻思阴宅和阳宅是一个道理,父母要出来走一走,那石头绊绊坎坎的多不方便。凑巧葬双亲半年后,刚立秋雨便下个不停,把坟前冲得坑坑凹凹的,我便在荒地边沿培了一条土埝;为了保住土埝不被雨水冲去,在土埝低处都填了草和树枝,那五块石头分别压在了草和树枝上,被埋在地下了。”风水先生问了那五块石头各自大致位置,连声说:“好好好,妙妙妙,这是‘五虎护羊地’,你又姓杨,老虎护羊,谁敢伤羊,岂能不发?”好善连说:先生高明,定当厚谢。风水先生忙说:“不敢当。”遂抚掌大笑说:“抱水藏风,发旺美地,留待有德者据之;修阴德者,邀天爵也;看风水者,尽人事也。”好善问:“先生自语什么?”先生说:“背吾师之教诲。员外行善积德,上苍必保佑你荣华富贵。”说罢拱手告辞。




   安州旧时人迷信,但凡修房造屋、葬墓起坟,都要请来风水先生择地选址,以阴阳五行生克而言祸福,以干支相配而论吉凶,名曰“风水术”。风水术,又称堪舆术。  乾隆年间,在安州可以称得上风水大师的阴阳先生有三人,位列第一的是“龙眼”赵卜。只是赵卜双眼已瞎,闭门不出多年。居于第二名的是“金罗盘”陈拐,第三名是“神仙指”易海。  这一日,易海正要出门为土镇一户人家看宅基地,突然来了几个捕快,不由分说将他捆了,押赴安州知府大堂。易海以为那些捕快把他抓错了,心想见了知府的面,只要说明白自己是谁,肯定会被释放。谁知道一说名字,知府抓起惊堂木,重重一拍,厉声喝道,“抓的就是你!你且看看,跪在你身边的是何人!”   易海侧眼一看,这不是家住城北鹰嘴崖的董财主吗?月初,董财主的老父死了,易海去帮忙看的阴地。  “大人,就是他害了我娘。”董财主哭诉道。  “我怎么害你娘了?”易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  董财主抹了把眼泪,说起因由来。月初,他的老父去世,为了把老父葬好,护佑后代子孙,董财主请易海帮忙看了一处“潜龙地”。董财主说,就在前天早上,老母独自一人前往坟前拜祭,许久未归,董财主到墓地一看,发现母亲已死在坟前,口鼻流血,面孔扭曲,神情惊惧。  为何母亲会突然死在父亲坟前,而且死相那么可怕?董财主心想可能跟父亲的墓葬有关,联想到此前听到的一些风水先生搞鬼,致使主家家破人亡的传说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前往官府报官。  知府是个年轻人,才出任安州知府不久,听了董财主的申告,半信半疑,便传来“金罗盘”陈拐,乘了轿子和他一起去看了那块墓地。陈拐看了回话说,那处墓葬不仅没有风水,而且还是处“死绝地”。  陈拐说,所谓“生死殊途,情气相感”。父母的骸骨为子孙的根本,子孙的形体是父母的枝叶,彼此相贯一气。如果有美地好**埋葬父母,就等于是一棵树的根基深厚,肥沃沛实,那枝叶自然就茂盛,果实也自然丰硕。如果埋葬的是一块恶地,根基自然枯朽,枝叶必然凋零。  陈拐告诉知府,如果易海看的是一处“死绝地”也就罢了,不至于立即害人命,但是他在看风水的过程中,施了妖术蛊咒,使得那处“死绝地”成了“凶煞地”。  “还会继续死人的。”陈拐说。  既如此,知府便叫捕快赶紧去将易海拘来。  弄明白了自己被拘捕的缘由,易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大呼冤枉。  “你妖术害人,还叫冤枉?老实交代,究竟使了什么妖法?”知府喝问道。 回老爷的话,我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看风水的,哪里会什么妖术?”易海不住地叫屈。“牙尖嘴硬,真是该打,不使点狠的,我看你是不说实话。”知府抽出令签,叫先打二十大棍,然后收监,明日再审。  第二天,易海被拉出来过堂。主的小儿,哭着喊着叫唤娘亲。  原来就在昨天夜里,董财主的老婆也离奇地死了。  “妖人易海,你究竟使的什么妖术,竟然这般厉害!”知府喝问道。  “知府大人,小的冤枉..”   易海的冤枉刚一脱口,知府已抽出令签,叫将妖人易海拖下去再打。  一顿板子过后,易海晕了过去这时候,前往城北鹰嘴崖开棺查验的捕快和仵作回来了,报告知府,他们在墓**里和棺材下面,发现了竹刀、骨针和咒符,咒符上分别写着董财主的母亲、妻子、儿子、丫环和董财主的名字。说着,将那些竹刀、骨针、咒符一一呈给知府。  “这些东西,究竟是不是你放进去的?你为何要用这些妖术害人?”知府叫人用冷水将易海泼醒,喝问再三,易海只是口呼冤枉,并不认罪。  “拖下去,重重地打、狠狠地打!”知府喝令道。  “大人住手!”   突然听得围观人群中一声叫喊,一个老头拄着拐杖,摸摸索索走到大堂。原来是个瞎子。  “大人疾恶如仇,爱民心切,但是处事却草率得很啊。”瞎子叹息道。你这瞎子是什么人?本官办案,岂由你胡说八道?念你年老,且是瞎子,不和你计较,赶紧闭口,给我滚下去。如若不然,本官治你扰乱公堂!”知府道。  瞎子哈哈大笑,毫不畏惧。  师爷凑在知府耳边告诉他,这瞎子乃安州第一风水大师——“龙眼”赵卜。  “一个瞎子,如何行那风水之术?”知府很纳闷。  师爷悄悄告诉他,这赵卜原来曾在朝中当官,才华横溢,仕途无限。只是后来迷上了风水之术,辞官回乡,潜心研究风水之术,成为了一代风水名师所谓“上乘先生看星斗,中乘先生看水口,下乘先生满山走”。赵卜在看风水的时候从不用罗盘,凭借两眼,上观天象,下看地理。因为赵卜的风水之术高深,帮人选了好多吉祥福地,人送美名“龙眼”。但是“天机不可泄露”,赵卜却因此受了天谴,突然在一夜之间,子亡妻故,自己也双目失明,成了瞎子。此后,赵卜就再没出过家门,每日吃斋念佛,诵经忏悔。  “大人啊,此案蹊跷啊!”赵卜道。  “哪里来的蹊跷?”知府喝道。  “大人初来安州,可知道瞎子我的能耐?”赵卜说。  “师爷也告知了我一二。”知府说。  “大人听说的瞎子的能耐,只是风水之术。不过瞎子已经瞎了四十年,那风水之术早忘得差不多了。瞎子现在的能耐是摸骨。”赵卜说,“瞎子两眼漆黑,什么事情都得摸,摸着走路,摸着吃饭..摸东摸西,就练出了一身摸骨的本事来。”   “这与本案有何关联?”知府说。  “大人这案子,瞎子可以帮你摸出个结果来!”赵卜说。知府大笑起来。站在一边的师爷建议知府不妨姑且听一下赵卜的话,认为他既然这么说,应该不会是无稽之谈。  知府听从了。  赵卜说他要先从死人摸起,让知府派人去把董财主刚死的老娘和妻子抬来。  两具尸体抬来,赵卜摸索着上前,先摸脸,再摸喉,一路摸到腹部,然后叫过董财主,上上下下摸了一回。  “摸出了个什么结果?”知府冷笑着问道。  “摸出来了。”赵卜悠悠地说,“刚才瞎子摸的那位老妇,怕不是董财主的亲娘吧?”   董财主吃了一惊。  “骨肉精血乃父母恩赐,若你是老妇所生,骨不同必然皮肉相同。而你身上的骨肉,却异于老妇,肯定不是她亲生。”赵卜说。  董财主只好供出他是在十六岁的时候,被养父母收养的。 你摸起来细皮嫩肉,一生必然没有受过苦楚,看来那老夫妇待你不薄啊。既然如此,你何苦要毒害他们?”赵卜叹息道。  此话一出,满堂震惊。  赵卜告诉知府,董财主的养母和他的妻子,都是死于毒药。  “诬陷!”董财主叫嚷起来。  “住口!”知府喝住董财主,要赵卜接着说。  赵卜说,刚才摸董财主的养母和妻子,发觉她们皮肉扭紧曲结,关节肿胀,闻之身上有一种怪异香味,由此断定,她们是中了一种羌人制的毒就会产生幻觉,好似置身于十八层地狱,惊惧万状,痛苦不已。  董财主听了,呵呵大笑,说赵卜是在编造笑话你父母双亡,而今妻子也已惨死,你居然还笑得出来?各位听听这笑声,表面是讥讽狂妄,里头却是胆怯心慌。”赵卜说。  董财主赶紧闭了嘴。  赵卜说:他还要再摸一人。知府问摸谁。赵卜说:“‘金罗盘’陈拐!”   陈拐一听,面色大变,怎么也不肯让赵卜摸。  “如果你胸怀坦荡,又何苦怕他一摸?”知府道。  陈拐没办法,只得站在那里,任由赵卜摸他。赵卜先摸陈拐的头脸,再摸他的双手,摸完,黯然神伤。  “怎么样?”知府问。赵卜沉默许久,才开口说,刚才摸了董财主的双手,知道他嗜赌,因为双手指头光滑无纹,是耍牌的好手。而陈拐的双手与董财主一般无二,所以,他们俩必定是牌桌上的赌友,彼此熟识得很。  “可是?二人回话!”知府喝道。  “见过几面。”两人小声答道。  “可曾在一起耍过牌?”知府问。  “耍过几回。”两人怯声道。  赵卜接着说,根据他的推测,两人因为赌博,相交甚密。由于董财主是养子,而且嗜赌,家中财物被他的养父母看管得很严,所以,董财主虽有“财主”之名,却无“财”可用。没有赌资,如何赌博?因此就心生歹念,要毒死老父母。因为害怕妻子泄露他的害人之举,所以也一并毒死。至于为何还要加害易海,赵卜推测说,陈拐知道董财主要牟取家产的念头后,愿意提供毒药,但是要董财主出面为他除掉一个人,此人就是易海。  易海精研风水术,而且为人诚恳,很是吃香。因此,随着易海的名气越来越大,陈拐的生意就越来越不好做。在妒忌心的驱使下,陈拐决定除掉易海。  于是两相勾结,陈拐提供给董财主的毒药,先毒害了董财主的养父,接着又毒害了他的养母,然后以“妖术蛊咒”之罪嫁祸易海。  董财主和陈拐听得面色煞白,浑身哆嗦。  “可是这样?”知府喝问道。  董财主和陈拐万般抵赖,说赵卜纯粹是在胡编乱造,要知府千万不能听信。  赵卜叹息一声,叫陈拐脱掉衣裳。  “你让堂上的人看看,你的后背,可刺有一个‘卜’字?”赵卜说。 大家都说是。  赵卜叫易海也把衣裳脱掉,说在他的后背上,也同样有一个“卜”字。易海脱了衣裳,在他的后背上,果然有一个“卜”字,和陈拐背上的一模一样。  陈拐和易海以及大堂上各色人等,全都惊呆了。  “你们肯定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?且听我讲来。”赵卜说,他的双眼失明,并非是天谴,而是遭人陷害。四十多年前的一个深夜,突然来了一乘轿子,要请他去看一处坟地。等到了的时候,他才发觉那人是当朝的重臣,其父刚刚亡故。那位重臣奉上黄金千两,要赵卜为他的亡父看一“龙地”。“龙地”,自然在“龙脉”之上。民间有传说,如果把祖先葬在“龙地”里,后代必然要出真龙天子,由此可见那位重臣的野心卜不敢拒绝,应承了下来。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,终于找到了一条龙脉,也找了一处“龙地”。但是赵卜并没有将这块“龙地”点给那位重臣,而是点了一处“死绝地”给他。赵卜知道这位重臣肯定要加害他,就偷偷跑回家,连夜将膝下两个幼儿分别托付两个弟子,要他们远走高飞。  刚把两个孩子送走,那位重臣的杀手就赶到了。他们杀了赵卜的妻子,将赵卜双眼挖掉。  后来赵卜的两个弟子带着孩子回到安州。因为赵卜双眼失明,已无力抚养,所以就由他的两个弟子带着两个孩子,并且传授了他们风水术。由于担心那位重臣加害,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两个孩子真相,父与子、弟与兄、师与徒,从来不敢相认..”赵卜说完,两行泪水从眼里流淌出来,爬上老脸。  “堂下陈拐,你可有话说?”知府问道。  陈拐跪在赵卜面前,抱住他的双腿,痛哭失声。  主的爹娘和妻子,确实是我下蛊咒害死的,与陈拐无关。”易海泪流满面。  易海的话叫陈拐一愣。陈拐爬行到知府跟前,哭诉道:“知府大人,请治我的罪,人都是我害的,是我给董财主拿的毒药..”   此情此景,知府看得热泪盈眶。他止住陈拐和易海两人的争抢,问一旁落泪的赵卜:“那位重臣是谁?”   “就是令尊大人!”赵卜道

本文来自:互联网 举报 
标签:风水故事   风水   五虎擒羊   
评论
 
 
关注本站
 
 
关于本站    |     免责声明    |     商务合作    |     投诉意见    |    
Copyright©2016  127.0.0.1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本站经营许可证:浙ICP备12011807号-1
宁志阁风水网,是一个关于风水学知识比较全面的公众平台,关注风水造福与民!
 
刷新页面
返回顶部